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m88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m88

m88: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郑培凯教授经常组织各种活动

时间:2020/8/1 13:52:40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葛兆光:其实我和徐卓云先生并不是特别熟,虽然我很早就知道他的名字,大概是在80年代中期。当时我从一位朋友的介绍中得知,他的《中国古代社会史》和《西周史》都是优秀的学术著作。后来我读了这两本书的中文版,这在我们这一代的学者中非常有影响。不过,他与徐先生的第一次会面已经很晚了,可能是...
葛兆光:其实我和徐卓云先生并不是特别熟,虽然我很早就知道他的名字,大概是在80年代中期。当时我从一位朋友的介绍中得知,他的《中国古代社会史》和《西周史》都是优秀的学术著作。后来我读了这两本书的中文版,这在我们这一代的学者中非常有影响。

不过,他与徐先生的第一次会面已经很晚了,可能是20世纪90年代在台北。我记得那次,我在历史和语言学院六楼的报告厅演讲。这次演讲由邢一田先生主持。演讲到一半时,我偶然抬起头来,注意到许老师坐在最后一排报告厅门口的轮椅上。演讲结束后,王凡森师兄带我去见徐先生。这是向他问好的机会。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见面。但是,正如你所说的,2000年以后,因为我在香港浸会教堂和城市大学待过五六次,碰巧许先生也在香港,有机会见面。当时,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郑培凯教授经常组织各种活动,而这些活动中总是挤满了朋友。我记得那时候见过几次面,但不幸的是,那时候人很多,我们没有深入交谈。

2014年是一个特殊的机会。那一年,我的新书《中国是什么》的日文版和中文版分别在东京和香港出版,碰巧我又去了哈佛燕京学院。今年4月,王德伟教授和欧里德教授在费尔班克中国中心组织了一个名为“打开中国”的闭门会议,讨论“中国”的话题,请允许我发言。我记得当时有几十个人来参加。除了来自哈佛大学的王德伟、奥莱德和鲍培德教授,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梅伟恒教授,来自UBC的杜迈克和邱慧芬教授也来了。在会议开始前,徐卓云先生将他尚未完成的新书《华夏话语》的初稿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我们,也就是大陆出版的《说中国》,以便我们大家发表意见。在会议开始的那天,他通过skype又给了我们20分钟他的观点。也许,这就是他请王德伟教授转达他希望我为他的《中国话语》写序的原因吧?但是,我不敢写序言。我想他是前任。我如何为前任写序?这难道不是老话所说的“佛头上有粪”吗?因此,按照日本学术界的规定,我作为后人为他写了一篇“评注”,附属于台湾版的“中国话语”和大陆版的“说中国”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日博)